东方基因:圈钱嫌疑较大 创始人淡出公司,股票002447

炒股配资 炒股配资 10月15日


东方基因:圈钱嫌疑较大 创始人淡出公司



作者:林然

来源:股市动态分析

浙江东方基因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方基因)披露了拟在科创板公开发行股份上市的招股书,并已获上交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委员会受理,截至9月5日,已披露三轮问询回复。

成立于2005年的东方基因,主攻毒品与传染病的检测、优生优育检测、肿瘤标志物检测和心肌标志物检测。根据招股书,东方基因拟发行3000万股,拟募资5.6亿用于年产 24000 万人份快速诊断(POCT)产品项目,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等。随着体外诊断行业的兴起,东方基因也受到了众多关注。

《股市动态分析》周刊记者在深入研读东方基因招股书后发现,公司募投项目可行性报告内容明显不合理;同时,极短时间内的股权转让价格差异巨大或存猫腻;此外,创始人股权稀释失去控制权同样值得市场关注。

可行性报告不合理

2016年至2018年末,东方基因分别拥有18,481.32万条、25,585.56万条和36,756.72万条(条:综合了多种形态,如条、笔、卡、联卡、联、杯等)的POCT即时诊断试剂的产能。近两年来,公司均在不停扩产。根据募投项目介绍,公司拟投资2.41亿元,新增24,000万人份(招股书未说明,或同“条”)的快速诊断产品的产能。

由于公司产能扩张主要基于设备的投入、房屋及建筑的扩张等,根据上述数据,以2017年和2018年的产能扩张为准,我们得到以下测算数据:

2017年扩产:

设备原值扩张:

1,358.97-1,102.10=256.87(万元)

产能扩张:

25,585.56-18,481.32=7,104.24(万条)

单位产能设备投入:

256.87/7104.24=0.0362(元/条)

2018年扩产:

设备原值扩张:

1,852.21-1,358.97=493.24(万元)

产能扩张:

36,756.72-25,585.56=11,171.16(万条)

单位产能设备投入:

493.24/11171.16=0.044(元/条)

募投扩产:

设备投入:10,495.73(万元)

新增产能:24,000(万条)

单位产能设备投入:

10,495.73/24,000=0.437(元/条)

0.437/0.0362=12.07(倍)

0.437/0.044=9.93(倍)

2017年和2018年单位产能设备投入分别仅需0.0362元/条和0.044元/条相对接近的情况下,东方基因上市募投项目单位产能设备投入却需要0.437元/条,是公司2017年产能扩张单位设备投入的12.07倍,也足足接近公司2018年新增产能单位设备投入的10倍。这样的价格差异,不得不令人怀疑,东方基因可行性报告的编制基础存在巨大偏差,有利用科创板的东风,上市圈钱的嫌疑。

哥哥上位:创始人淡出公司

东方基因2016年5月中旬至7月,1个月多时间内出现3次集中的股权转移。第一次5月14日,公司实际控制人之间的股权转移,股权转移价格为1.22美元/注册资本。

第二次6月4日开始,主要是实际控制人对外部资本投资人的股权转让。公司相继引入上海祥禾、浙江永石和安吉裕威等机构投资者,转让价格为3.98美元/注册资本。

第三次,6月24日开始,公司实际控制人继续将2.375%股权转让给了上海祥禾,此外还引入了上海涌创、连云港涌诚(其实与上海祥禾是关联方)等机构投资人。同时也有部分股权第二次转让给浙江永石。此外,本次股权转让期间还引入了宁波君澜和杭州乘天两家机构投资人。上述第三次股权转让的所有转让价格,均为10.28美元/注册资本。

除第一次股权转让外,第二、第三次股权转让,在相隔仅20天的情况下,价格相差如此之大,且部分转让人前后相同,但定价存在明显偏差与不合理,不排除可能涉及利益输送。

根据招股书,东方基中国北车股票行情因的创始人为曾经留学德国和美国德州大学的方炳良。2005年,方炳良以技术、进口设备和现汇美元的方式,总共出资1200万美元建立了东方基因。但是,如前文中所述,方炳良的股权先后多次被稀释,到2016年后,已经不再是第一大股东,实际个人第一大股东其实是方效良及其儿子方剑秋。

从方炳良的学医及国外医学留学经历看,方炳良创建公司是较为合理的,而方效良和方剑秋并无在POCT和体外诊断领域的技术知识,只能算是职业经理人。但是,从招股书截至2018年的情况看,方炳良不仅股权被不断稀释,且在公司董监高层面均无任职,甚至没有位列公司核心技术人员的名单中。

虽然方炳良与方效良、方剑秋已经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且方炳良也是目前公司董事长方效良的弟弟,与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方剑秋也是叔侄关系。但方炳良地位的持续下滑依旧惹人关注。因为从公司的性质、创立和发展看,方炳良应该是绝对的创始人和核心技术提供者。但从东方基因的招股书披露的公司发展历程看,方炳良的地位似乎无足轻重,所扮演的角色和对公司的贡献不明,连核心技术人员都排不上。在地位被日益淡化的情况下,方炳良未来又将扮演怎样的角色呢?不得不说,这或许是东方基因潜在的纠纷的症结所在。

研发费用极低 难言技术壁垒

2016年以来,东方基因的研发费用支出分别为:925.63万元、1,230.37万元和1,864.16万元。中石油股票代码占当年的营收比例分别为:5.08%、5.49%和6.52%。同期,公司所列举的可比竞争公司明德生物、基蛋生物和万孚生物,其研发支出均高于东方基因,三大公司的研发费用占比的平均值分别为:12.27、11.52和11.81。

东方基因表示,这是公司处于初创阶段、规模较小、资金实力有限所导致。但这一说法,明显有混淆视听的嫌疑。上述三家公司,除万孚生物成立于1992年外,基蛋生物和明德生物分别成立于2002年和2008年,和东方基因的2005年相比,并无明显优势。此外,营收规模明显小于东方基因的明德生物,资产规模也仅在2018年超过公司,但也仅仅是明德生物在2018年上市,募集到大量资金。因此,研发投入和研发实力较弱并非上述理由导致。

此外,东方基因的毛利率区间内分别为:48.08%、48.12%、48.67%,同样明显低于上述公司平均值的78.41%、75.06%和72.33%。即使是与业务类型相近的万孚生物区间内的:68.49%、61.2%和60.99%依旧差距不小。

东方基因明显低于行业和科创板申报企业的研发投入,或表明公司技术实力堪忧,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较低的毛利率,算不上细分行业特性,而更应该是公司不注重研发投入导致的竞争力不足。

需要说明的是,针对上述问题的采访提纲,截止到成文,东方基因没有对此进行任何回复或说明。

(编辑:小股)

版权声明:股市动态分析除发布原创财经文章以外,亦致力于优秀财经文章的交流分享。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联系方式:0755-82075959;微信原文留言等(微信号:gsdtfxv)。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