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黑天鹅”飞来 危与机并存,高送配股票

炒股配资 炒股配资 06月08日
紫金矿业:“黑天鹅”飞来 危与机并存

作者:刘吉洪

来源:股市动态分析


近期,黄金价格持续坚挺走强,黄金股也随之普遍大涨,新高者亦不是少数。但其中有一个例外,那便是紫金矿业(601899),作为国内黄金一哥的它,被波格拉金矿停产事件的阴影笼罩,产金量高于山东黄金(600547),市值却低了150亿人民币。但从另一个角度看,紫金矿业的十大股东中却云集了兴全基金和高毅资产四个产品,显然这些长线资金对其亮明了看好的态度。

波格拉飞起“黑天鹅”


2019年,紫金矿业位列《福布斯》2019全球上市企业2000强第889位,名列上榜的中国有色金属企业第1位、全球有色金属企业第10位。


根据年报,紫金矿业2019年实现了销售收入1360.98亿元,同比增长28.40%;归母净利润42.84亿元,同比增长4.65%。业绩的增长主要来自于黄金价格上涨所致。


2019年紫金矿业矿产金产量为40.83吨,同比增长11.87%,超过了山东黄金的40.12吨(同比增长2.03%),今年一季度,紫金矿业生产黄金10.55吨,同比增长8.82%,山东黄金不足10吨,再次确定了紫金矿业国内黄金一哥的地位。2019年,波格拉金矿的矿产金产量对公司权益贡献8.83吨,占公司矿产金总量21.6%,是公司十大金矿中排名第一的大型矿山。波格拉金矿2019年归属公司的权益营收为27.96亿元,归属公司净利润5.27亿元,净利润在公司六大核心金矿排名第一。


波格拉金矿位于巴布亚新几内亚,总部位于加拿大多伦多的巴里克黄金与紫金矿业的合资项目公司巴里克新几内亚(BNL)持有95%项目权益,巴里克黄金和紫金矿业在BNL的权益各50%。2015年,紫金矿业出资2.98亿美元入股BNL,目前已经收回全部投资。


4月27日,BNL所持波格拉金矿采矿权延期申请,被矿产所在地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拒绝。在紫金矿业的六大核心金矿当中,波格拉金矿虽然剩余储存量为153.009吨,仅次于帕丁顿金矿,但对比帕丁顿金矿1.01克/吨品味,波格拉金矿的品味高达4.81克/吨。有分析认为,受到波格拉金矿事件影响,紫金矿业2020年的矿产金产量或会降至37吨左右,较2019年产量下降9.30%。


在众多投资者看来,波格拉金矿对于紫金矿业的业绩贡献表现突出,而波格拉金矿的业绩表现高于紫金矿业的整体表现,一旦未能顺利延期,对业绩影响十分巨大,消息公布后的第二日,公司A股股价大跌9.22%,而美股上市的巴里克黄金仅下跌0.63%,而且随后巴里克黄金很快收复失地并在历史高位运行。年初至发稿,紫金矿业今年累计下跌10.89%,而山东黄金累计上涨16.46%,两者市值差距150亿人民币。

一笔“有意思”的计算


产金一哥却不是市值一哥,到底是紫金矿业低估了还是山东黄金高估了?这个问题不同的投资者有不同的看法,记者也无法回答,但记者发现一笔有意思的计算,供各位读者参考。


根据巴里克黄金今年一季报披露,黄金产量125万盎司,换算成同一单位便是约35.44吨,截止发稿,其市值刚好500亿美元,粗略按7.10的汇率计算,其市值相当于人民币3550亿元。


截止发稿,山东黄金市值1195亿元,紫金矿业市值1045亿元,巴里克黄金的市值是山东黄金的2.97倍,是紫金矿业市值的3.36倍。而一季度产金量,巴里克黄金是紫金矿业的3.39倍,是山东黄金的3.54倍(山东黄金按10吨计算,实际比值应该大于3.54)。换句话说,巴里克黄金的市值和紫金矿业基金赎回费率的市值之比与一季度产金量之比几乎线性相关,以这个角度看,则显得山东黄金稍稍高估。当然,上述计算显然不科学严谨,因为各家公司除了金矿外还有其它矿产业务。


讲到其它业务,我们不得不提到紫金矿业的铜和锌。2019年,紫金矿业产铜36.99万吨,同比增长48.97%;产锌37.41万吨,同比增长34.54%。2020年一季度,全球铜产品售价总体下跌,但紫金矿业矿产铜产量约11.50万吨,同比增长36.5%,相比全年41万吨的目标,单季度产量完成度达28%。矿产锌量价齐跌成业绩拖累,一季度锌售价同比下跌46%,公司产量约8.60万吨,同比下降8.24%。好消息是,当前铜价已从低位上涨约25%,二季度对紫金矿业的业绩或许能对冲部分锌的损失。另据研究机构观点,紫金矿业是少数未来三年铜产量有望实现大幅增长的公司。

危与机并存


波格拉金矿目前面临国有化风险,但目前谈判仍在继续,另一大股东巴里克黄金一开始便表达了不接受国有化的态度,不排除仍可能妥善解决。


犹如疫情一样,大危机面前也有大机遇,波格拉事件显然将激发公司金矿扩产的雄心,事实上公司近期立马公布了两大黄金扩产项目:一是陇南紫金拟于6月恢复采选系统作业,同时对10000吨/天采选项目进行立项,计划总投资约10亿元,2021年全面建成,达产后前期露采阶段可年产精矿含金约5.50吨;二是对诺顿金田难处理和低品位金矿项目内部立项,首先计划改造现有帕丁顿选厂,新增150万吨/年处理规模,预计2021年7月建成投产,投产后帕丁顿黄金年产量可保持在5-6吨,其次是Binduli低品位1500万吨/年堆浸项目分期建设,项目建设全部完成后,达产最高年份可产黄金约7吨。两大扩产项目一是体现出公司具备丰富的黄金项目储备,二是彰显了公司力求增长的决心,三是凸显出公司极强的经营调整能力和行动力。


如果波格拉金矿继续获得采矿权,而公司两大扩产项目如期达产,对于紫金矿业的产金业务来说,反而是借此获得进一步发展。


据2019年年报,紫金矿业在全球除北美洲、南极洲外的五大洲11个国家拥有各类矿产12座,境外项目基本位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打新股鑫东财配资。财报显示,位于塔吉克斯坦的吉劳、塔罗两座金矿将分别在2021年和2023年到期,另外还有多个金矿、铜矿项目的采矿权在2023年和2024年到期。如不能及时获得续约,类似波格拉金矿或将重演。在对矿企投资中,这类风险也需要考虑。


《股市动态分析》周刊2020年征订火爆开启!

欢迎点击下方图片订阅!

紫金矿业:“黑天鹅”飞来 危与机并存

(编辑:小股)

版权声明:股市动态分析除发布原创财经文章以外,亦致力于优秀财经文章的交流分享。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联系方式:0755-82075959;微信原文留言等(微信号:gsdtfxv)。


紫金矿业:“黑天鹅”飞来 危与机并存

关注《股市动态分析》,获取更多投资信息!

相关阅读